烟台青年网

幼师科举行舞蹈教学汇报暨家长会

时间: 2020-03-09   查看: 1308   来自: www.ytyouth.org


中新经纬客户端9月5日电(赵嘉然)电影[0x9a8b]目前仍在热映,近日,光线传媒火速对《娜莎》相关商标话题进行了热搜,而关于《娜莎》周边产品的延迟上线也开始浮出水面。A.P/P>

中新经纬客户端注意到,当纳沙的“真爱粉丝”在等周边衍生品时,周边打着“纳沙”旗号的“山寨”已经不堪重负。怕是等着周边正品的制作,片子的热度也冷却了不少。”有网友感叹道。

据了解,原《哪吒之魔童降世》部分已预售,但实际交付日期已安排在几个月后。

人们筹集数千万美元,粉丝苦等周边产品出货

今年夏天,《哪吒》在中国电影史上的票房排名第二。除了关注电影本身的内容外,哪吒的“真爱粉丝”对周边衍生品也充满期待。然而,相关周边产品却迟迟不见踪影。

7月31日,电影制片方光线传媒透露,已授权相关公司开发生产电影衍生品,官方授权的系列手册即将开拍。目前,《哪吒》正与Mona工作室合作,发起一项群众活动,推出官方授权手册。这个众包项目的目标金额是10万元。目前,募集资金已超过1200万元,远超预期。

《哪吒之魔童降世》手持众包页面截图来源:修改器

据了解,该系列包括影片中的哪吒、敖兵、太乙李仁、李晶等角色的处理,以及合金徽章的组合。参与者可以获得优惠价格。最贵的西装是1388元,最贵的是498元。

此前,《哪吒》8月26日在摩托车发起的第一个周边众筹已经结束,包括徽章,吊坠,钥匙链,海报和许可证。据悉,众筹已在不到一天的时间内达到了3万元的目标金额,截至截止日期已募集资金超过200万元。

目前,众筹合作伙伴已在电子商务平台上生产手工木偶,变身玩具,亚克力手机支架等手工制品,但均未有现货,显示“30天内交货”。付款后90天“。

一些周边产品截图来源:摩点

虽然众筹数量过多,但也吸引了一些粉丝不同意的声音。在众筹评论区,网民们讨论了周边地区的类型和性价比。

一些网民认为,海报,徽章,丙烯酸许可和其他外围类型太基本,不适合年长的恋人。一些网民还报道说,一些衍生品缺乏创造力和低成本性能。 “你能发展一点收藏价值吗?对于IP本身的原始图片,制作有点过分了。“”原画也称为丙烯画。我结婚1件和1件批发100人。当时,我还在寻找设计的人。这不需要(额外)设计。“

由于调整周边类别的难度,粉丝们在官方微博评论区提出了建议,希望正式推出“小肚袋”,“长角发夹”,“齐坤圈手镯”和“混合天空缎带”既新又创新。衍生品充分展示了IP内容的本质。

8月30日,《哪吒》电影和青铜文化发布了一批新的授权衍生品,已经预售,包括卡包,挂绳,帆布袋等。但是,与上述类似,购买此批货物的消费者只能在10月8日交货后发货。

“山寨”衍生品即将上市,消费者无奈

真正的衍生品还没有推出,一些不法商人已经听过风声,推出价格低廉,生产简单的盗版周边产品。在电子商务平台上搜索“Where around”,可以看到大量可疑的非官方授权衍生品,包括笔记本,手机套,枕头,模特,服装等类别。

其中,最低售价49.9元已有近900人付款。店主说,手工制作的办公室将为商店本身提供案件,并且不会回答“是否正式授权”的问题。一些商家以《哪吒》海报的封面销售笔记本电脑,手机外壳等,声称可以通过买家自定义图案。一位销售漫画形象毛衣的商店顾客表示该产品不是官方合作,该商店是一个自营品牌。

部分怀疑“山寨”《哪吒》电影外设电子商务平台截图

经常出现的盗版产品以及与市场上真正的衍生产品竞争的情况一直是许多知识产权创造者的头疼问题。对于消费者来说,有时购买“山寨”产品也是无奈的。

上海的胡先生告诉中信经纬客户,他曾在电子商务平台上搜索过电影和电视知识产权,但发现他只能购买可疑的盗版产品。 “一些外国电影和游戏不在中国销售,所以他们只能购买盗版。我不希望在我自己的IP中出现这种情况。最好在热门发布期间赶上这部电影。如果就是这样,盗版一直是个漏洞。“

“如果你在完成观看电影时刚刚介绍了手到手,我可能会考虑购买并放弃它。这也是向其他人推荐这项工作的一种方式。但如果你看电影的话几个月后,你会出来。我对它的热情可能会迅速下降,购买的可能性非常小,除非周围的创意本身足够新颖。“陈小姐,北京市民说,她有”两个刷“《哪吒》,但那时,电影中没有相关的衍生品,电子商务平台主要是盗版,因此购买的想法被消除了。

中国社会科学院互联网法研究中心执行主任刘晓春在接受中新经纬客户采访时表示,打击盗版市场的配套体系尚不完善。 “即使版权方没有制作衍生品,海盗党也不应该推出'山寨'产品。目前,盗版产品'无敌',权利保护过程相对缓慢,成本高,知识产权保护机制有待完善。“/P>

周围的衍生品“难以生产”,轻媒体是否在等待?

尽管Light Media已经发布了版权声明,声称未经授权的《哪吒》衍生品开发/投资是侵权行为,并呼吁观众抵制盗版并保护原创性,但它仍然无法解决真正的邻居问题。情况略显单调。

此前,Light Media曾尝试推出流行IP的外围衍生产品。 2015年,Light Media与阿里巴巴签署战略协议,开设天猫旗舰店,销售企业电影和艺术家衍生品。 2016年,随着《哪吒》的发布,轻型旗舰店正式上市,《哪吒》衍生品也连续两周实现总销售额超过5000万元。

然而,美好的时光并没有持续多久。之后,衍生品《大鱼海棠》《大鱼海棠》的销量大幅下滑。一些消费者报告称产品质量参差不齐,售后服务不尽如人意。 2017年,轻型衍生品旗舰店产品被彻底拆除,不再可能搜索商店。

业内人士认为,薄膜衍生产品对产品质量,安全和卫生有要求,生产者需要不断与版权方沟通并修改产品,导致衍生品生产周期延长。此外,由于难以预测市场的反应和热度,很少有商家愿意投入成本并承担不确定的风险。因此,通常在胶片发布后考虑衍生物的设计和生产。

刘晓春表示,影视作品热销后,其衍生品受到业界的追捧。但是,外围产品的推迟推出可能与版权方的战略部署有关,或者可能是由于缺乏经验。 “当然,如果知识产权本身继续推出新工作,衍生品也很可能会跟进,并有机会获得赔偿。”

刘晓春认为,知识产权衍生品市场具有明显的及时性和可替代性,盗版盗版也反映了版权所有者对衍生品生产的不满意反应。作为原始创作者,版权方有能力和机会提前安排,并应在第一时间推出真正的衍生产品以抢占市场。

“此外,整个衍生产品链的发展还不够成熟。”刘晓春补充说,“生产过程缓慢,可能是因为没有现行和快速的机制,如授权生产机制,盗版防控机制如果能够高效率地推出正品周边产品并及时推出市场进行高峰观赏,那么真正的衍生品销售将形成良好的保证。“(中信经纬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