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台青年网

幼师科举行舞蹈教学汇报暨家长会

时间: 2019-11-17   查看: 1160   来自: www.ytyouth.org


  据南国早报和漓江出版社多位工作人员透露:2月23日下午,作家彭匈突发心梗,不幸去世,享年73岁。彭匈曾任漓江出版社社长。

  

  彭匈,1946年出生,祖籍江西吉安,生于广西平乐,毕业于广西师大中文系。历任中共恭城县委宣传部部长、漓江出版社社长、广西人民出版社总编辑,现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广西政府参事、广西中华文化促进会副主席、广西有突出贡献专家。出版有随笔集《向往和谐》、《云卷云舒》、《会心一笑》等,其作品入选多种版本的“中国年度散文”。获两届广西政府铜鼓奖、第三届汪曾祺文学奖银奖。

  

  《人之生也柔弱,其死也坚强》

  四天前,彭匈个人微信公众号更新书法作品,推送标题为《人之生也柔弱,其死也坚强》

  

  人之生也柔弱,其死也坚强。

  草木之生也柔脆,其死也枯槁。

  故坚强者死之徒,柔弱者生之徒。

  是以兵强则灭,木强则折。

  强大处下,柔弱处上。

  ——出自老子「道德经」第七十六篇

  原文下, 还附上了他的注释:

  人活着的时候身体是柔软的,死了以后身体就变得僵硬。

  草木生长时是柔软脆弱的,死了以后就变得干枯了。

  所以坚强的东西属于死亡的一类,柔弱的东西属于生长的一类。

  因此,用兵逞强就会遭到灭亡,树木强大了就会遭到砍伐摧折。

  凡是强大的,总是处于下位,凡是柔弱的,反而居于上位。

  《母亲是个大手笔》

  2018年4月6日,彭匈应广西新闻频道之邀,为母亲节专门创作了一封信:《母亲是个大手笔》,写下了对母亲的感人追思。

  母亲大人:

  您是个大手笔!

  八十三岁那年,您走的时候,安静得就像睡着了一样。

  清明时节,慎终追远,您老人家的往事,一桩桩,一件件,历历如在眼前。

  

  上个世纪初,祖父从江西吉安来到广西平乐,生意渐成规模。祖父、父亲,加上两个从老家来的伙计,四条汉子整日挥汗如雨,无人煮饭洗衣,生活甚是不便。祖父便骑着单车回到老家,把您--一个"羞颜尚未开"的童养媳--放到后座上,叮嘱"坐稳了,莫乱摇",一驮就从江西驮到了广西。

  

  不久老家传来坏消息,祖母病重卧床。祖父便又把我七岁的二叔和断奶不久的三叔接到了广西。这样,您每日里煮饭洗衣,还把两个小叔子背着抱着逗着哄着。一个十二三岁的女孩,提前尝尽了当娘的甘苦。

  

  二叔奶名"虎勉(念阴平)",脾气暴躁;三叔奶名"鹞仔",也是个极吵事的角色。也不知您在繁忙的家务之余,是如何应付他们的。后来"虎勉"毕业于广西大学化学系,"鹞仔"毕业于武汉大学土木系。"长嫂为母"啊,那年,"鹞仔"以河海大学教授身份到海南考察港口建设,特地回了一趟平乐,他在母亲您跟前那副诚挚恭敬之状,令在场的人无不动容。

  家里兄弟姐妹六人,可以想见,您面对的又是怎样一个大摊子。外人看来,即便是个全职妇女,都难以理得顺当。可您偏偏心比天高,死死抱住那个"国家职工"的饭碗不肯松手。我知道,在您心中,这份工作,并不只是有份工资领那么简单。

  您每天都要上班,对于我们六兄弟姊妹的学业、饮食、安全、健康,您只能用眼角的余光来关照了。也就是说,我们读到小学还是中学,您大体是知道的,至于哪个年级哪个班,您实在就操不到这个心了。

  想想当年我们也太不懂事,平乐地处漓江、茶江、荔江三江汇合处,那水量之大,瞧着都怕。可我们每天下河又何止一次!

  兄妹们似乎有个不约而同的理念,就是我们小事让您操碎了心,大事可得让您老人家安安乐乐。于是乎,一九五四年,大哥考上北大,您笑了。一九六五年,我考上广西师大,接到通知书,一刻也不敢怠慢,直奔您跟前报喜。一九八四年,几乎同时,我们兄弟三人,两个县委宣传部部长,一个县财政局局长,母亲您一脸的释然,明白无误地表达出"再也没有什么牵挂了"的风轻云淡。

  街上的人似乎不太明白,他们都没见许孃孃(通街的人都这么称呼她)怎么教育辅导孩子啊,怎么她家的孩子个个都有出息,真是奇了怪了!可是有些他们亲眼得见的事是记在心里的。那年头,会有一些家庭遭至不幸,大人没了,失怙的孩童极为可怜。在人民食堂上班的许孃孃只要一看见,就会把他们叫过来,或给一碗粉,或打一碗粥:"娃仔,慢慢吃,莫着急。"这些度过艰难岁月的孩子长大懂事时,见到许孃孃,忆起艰难中的那抹温情,总会背过身去抹眼泪。

  母亲,您一个文化不高的妇女,却有大海一样宽阔的胸怀。您不仅生养了我们,还在为人处世上为我们作出榜样。母亲,我们感激您,崇敬您!

  愿母亲在天之灵永远微笑。

  儿:彭匈

  2018年4月5日

  另外,彭匈的《闲说南宁人》、《闲说桂林人》、《闲说柳州人》等文章,也在读者中广为流传。(阅读原文,戳下面链接)彭匈:闲说南宁人彭匈:闲说柳州人彭匈:闲说桂林人

  愿先生一路走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