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台青年网

幼师科举行舞蹈教学汇报暨家长会

时间: 2019-12-22   查看: 634   来自: www.ytyouth.org


  去年9月,市民覃女士花了6000多元在芦笛路附近的一家水育早教学院办了一张游泳年卡。前几天孩子游完泳出现过敏症状,她就和店方协商想要延长年卡的使用期限或者退卡,却遭到拒绝。覃女士在维权中意外发现,自己去年9月和店方签的协议中,所盖红章的所属公司其实已被注销。旧公司的经营者难觅其踪,新公司却表示只提供服务,不对协议负责,覃女士维权遇到了难题。

  花六千多元办游泳卡 维权却发现公司易主

  昨日,记者在芦笛路附近见到了覃女士。她告诉记者,去年9月份,她在芦笛路鱼乐贝贝水育早教学院给孩子办了一张卡,总共花了6566元,可以在店内游200次,前提是一年内必须用完。之后,覃女士经常带着孩子在店内游泳。

  7月21日,儿子游完泳后,覃女士发现他后背和臀部出现了很多过敏性的红点,就和店内工作人员沟通,希望将自己的卡延期处理,等孩子过敏症状消失后再续上,不过,店老板要求她带孩子到三甲医院进行检查,或对游泳馆的水质进行检测,证明是店内的水质导致孩子过敏之后再谈条件。

  覃女士说,经过长时间协调,店老板表示可以延期,但鉴于对方在协调中的态度,她重新提出了退卡的诉求,店老板没有答应。

  当晚,覃女士收到店方人员发来的微信,表示如果延期的话需要缴纳100元服务费,而退卡则需要扣除覃女士已消费的金额。“按照他们单次消费金额乘以消费次数的算法,我已经消费了上万元,不但退不了钱,还得补交一些钱。”覃女士说,由于私下无法协调,她只好把情况投诉到了市场监督管理部门。

  随后,叠彩区市场监督管理局的工作人员介入调查,店方的李姓女老板却在接受询问时表示,覃女士一年前的年卡协议,是和另一家公司签的,和目前的小岁月教育科技有限公司并没有直接关系,新公司只是从旧公司承接了“鱼乐贝贝”品牌,负责为消费者提供相关服务,其他责任则不能承担。李姓女老板还表示,自己和之前经营者“不熟”。

  李姓女老板的这个解释,让覃女士有点懵圈。她了解到,和她签协议的公司在去年9月份其实已经注销,但新旧两家公司的经营者其实是父女关系,“不熟”的说法让她很难接受。

  市场监督管理局介入 店老板退卡退钱

  昨日,记者查看了覃女士去年9月份和店方签订的协议,协议下方的公章名为“叠彩区鱼乐婴儿洗浴服务中心”,记者通过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查询到,这家注册于2018年1月份的公司确实在半年后的7月31日就完成了注销,经营者为李某鸣。目前负责芦笛路鱼乐贝贝水育早教学院经营的“桂林市小岁月教育科技有限公司”于2018年9月11日注册,法定代表人为李某竹。不过,之前叠彩区鱼乐婴儿洗浴服务中心的经营者李某鸣的名字,却又出现在了“小岁月”的监事一栏中。

  当天,叠彩区市场监督管理局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他们仔细看过覃女士和店方签的协议,其中不少条款刻意规避了消费者的权益,涉嫌“霸王条款”,而使用已经注销的公司公章与消费者签约,也涉嫌违法。目前,他们正在对此事进行调查当中。

  当天中午,记者跟随市场监督管理局的执法人员来到鱼乐贝贝水育早教学院,当时,李姓女老板不在店内。当执法人员要求店方提供和消费者签订的协议范本时,一名男店长表示,以前的旧协议已经作废,目前店方正在制作新的协议。

  随后,记者联系上了李姓女老板。她表示,虽然她和以前的老板是父女关系,但她俩是独立的两个法人,用已经注销的公司公章和覃女士签协议的事她并不知情。因为店内的店员流动性较大,她推断可能是某名店员私自盖的旧章。另外,她认为覃女士是和已经注销的公司签的协议,维权的话不应该找她,应该找以前的老板。不过,她会配合市场监督管理局的人员进行调查。

  当天下午,叠彩区市场监督管理局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经过调查处理,目前李姓女老板已经答应退卡,并将剩余的1800多元费用退给了覃女士。除此以外,她还承诺将召回之前用已注销公司的旧章和部分消费者签订的协议,重新和消费者签订一份符合法律规定的、公平公正的协议。

  工作人员表示,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将对店方拟定的新协议内容进行监督和指导,维护消费者的合法权益。

  首席记者高磊盈 见习记者李杉 文/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