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台青年网

幼师科举行舞蹈教学汇报暨家长会

时间: 2019-11-06   查看: 991   来自: www.ytyouth.org


  

  进杨堤乡的公路旁树林下,摆放着一百多个蜂箱,一位精神矍铄、头发花白的老人正细心检查蜂群,密密麻麻的小蜜蜂在他身边忙碌飞舞。

  养蜂场旁建有几间清洁雅致的小屋子,凉爽开阔。周围群山环绕、绿树成荫、树高林茂、野花遍岭,相当适合蜜蜂养殖。

  阳朔县养蜂协会副会长黎老夫妇就居住在这里,和心爱的蜜蜂相伴,淡泊红尘,与世无争。

  我在山馆中,

  满地桐花落。

  朝朝暮暮与蜂狎,

  颇识蜂群分等差。

  蜂巢、花粉、蜂蜜、蜂胶都是宝。喝一杯蜜糖水,排毒养颜,去火清胃,花香沁脾,心田甜蜜,幸福感油然而生,生活多姿多美。

  

  “你们吃到的蜜是甜的??我却觉得是苦的!”为养蜂业操劳了半生的黎老,有时候忍不住感慨。

  从蜂箱木料选择到制作式样、从蜜蜂安全保护到天敌的灭除、从蜂蜜的收获到蜂儿越冬口粮的预留、从蜂蜜的熬制到蜜汁提纯,理解蜜蜂的舞蹈语言,一年四季管理技术不同,每一道环节都是苦累活儿。

  “天天无休,非常辛苦。”

  

  有个玩笑话,说一位养蜂人某天实在太累了,就去寺庙烧香,问大师:“我是养蜂的,每天压力好大好大。怕蜂生病、怕蜂逃;蜂养好了,又怕天气不好没蜜采;遇上好天气了,好不容易收点蜜,卖贵了没人要,卖便宜了别人说是假蜜……”

  禅师右手捂左胸,不语。

  养蜂人追问:“大师,您是说不要抱怨,要问心无愧,要对得起初心,对吗?”

  禅师摇了摇头说:“你离我远点,我出家前也是养蜂的!今天听你又说这些,我心堵得慌!”

  

  追花夺蜜

  迁就花期,随风而行,逐花而居,背井离乡、栉风沐雨是养蜂人的常态。一些人迹罕至的地方,连手机信号都没有。养蜂人的生活,远没有蜜那么甜。

  

  “蜜蜂搬家”是最最辛苦的活儿,蜂箱装卸靠肩挑人抬,搬家尽量选雨天、夜晚,防止蜂群骚动。一路上,还要不时给蜜蜂“放放风”。

  黎老前二十多年,每年都雇一辆大卡车,外出广东清远、湛江、茂名、电白、特呈岛追逐油菜、荔枝、龙眼花,云南、湖南、河南追逐蓝花草、绍子草等多蜜植物的花期。

  那时候没有手机,没有GPS定位,开着车拿着地图也不知道自己到了什么地方。养蜂人经常“三天没吃饭、三天不睡觉地忍耐着,否则养不出好蜜蜂。”

  

  在几千里外的异地,没有亲戚,没有朋友,过年过节没有家人团聚,生活枯燥,缺电少水,风餐露宿,劳动强度大,既苦又累。即便这样,养蜂人还是年复一年地坚持着,过着游牧般的生活,用自己的辛劳制造甜蜜。

  都说蜜蜂勤劳,从生到死不停地忙碌,付出多、索求少。其实养蜂人跟蜜蜂一样,对花期无休无止的追求,注定毗花为邻,为花授粉,为蜂夺蜜。

  

  协会发展

  黎老养了二十多年蜂,经验精湛,不仅是养蜂能人,也是有名的养蜂师傅。与金宝、白沙等养蜂户熟悉后,组建了阳朔养蜂协会,经常开展技术培训、交流和咨询服务,学习养蜂采蜜新技术,十多年来带领本地蜂农共同致富。

  黎老一直任阳朔养蜂协会副会长,为协会的常务工作、团队协调、蜂业发展方向,尤其是中青年会员、后备力量培养、推举,做出很多重要贡献,被誉为协会的“军师”。

  

  阳朔养蜂协会建立有科普惠农服务站、数个养蜂专业合作社,曾获桂林市“科普先进单位”等荣誉。目前,协会已发展会员300多人,带动全县600多农户养殖蜜蜂。

  在黎老等人的带领下,阳朔蜜蜂养殖逐渐走向科学化,管理走向规范化,经营走向规模化,林下养蜂成为阳朔部分农民增加收入的绿色产业。

  

  如今,阳朔蜂农借助养蜂协会这个平台,蜂蜜早已卖向全国各地,打造自主品牌,突出蜜源无污染、原生态,创立CS认证系列产品,与旅游产业、观光农业、家庭农场、农家乐相结合,推广蜜蜂科普知识,宣传蜜蜂勤劳勇敢、团结协作、无私奉献的精神。黎老功不可没。

  手工割蜜、摇蜜

  扶贫助困

  养蜂产业可以促进农业增产,更可以使山区农民脱贫致富。

  杨堤乡下桃源村叶德华家五口人,惟有她一个劳动力,生活困难,外出务工不便。阳朔县扶贫干部了解情况后,有针对性的为她指导产业脱贫之路----在家养蜂,也可照料家庭。

  黎老被聘请为技术师傅,从零开始,一点一滴,手把手教她养蜂技术,为此事操心许多,颇为良苦。

  

  黎老师傅(右)老两口 指导叶德华(左)养蜂技术

  无论刮风下雨,烈日骄阳,黎老老两口骑个电瓶车,每个星期从中南付河去一趟杨堤桃源村的叶德华家。从凌冽寒春,历经酷暑、燥秋,至年底寒冬,近一整年。

  想想,杨堤的山坡那么陡、那么多弯,六十几岁的老人骑个电瓶车上坡下坡,天气恶劣时多危险啊。

  幸而叶德华谦虚好学、吃苦耐劳,遇到问题打电话咨询,通过黎老的言传身教,她的蜜蜂繁殖得很好,养蜂技术也学得不错,2017年就脱贫了。黎老的一腔热心没白费。

  喝水不忘挖井人,

  吃蜜不忘养蜂人。

  感谢黎老教技术,

  “蜜蜂精神”代代传。

  技术培训基地

  政府方面希望推广养蜂产业发展,带动更多贫困户脱贫致富,问题在于技术普及。

  很多村民从没养殖过蜜蜂,什么都还不懂,需要技术培训工作及时跟上。

  

  2017年,阳朔县农技推广蜜蜂产业扶贫

  示范实操培训基地,在黎老的养蜂场设立

  

  2018年,杨堤乡养蜂技术培训基地

  暨技术培训会,挂牌在黎老养蜂场

  黎老以慈悲之心,授人予渔。多年来不辞辛苦,一大把年纪,授课讲得口干舌燥,太阳晒得头昏眼花,学员们东问西问,他都毫无保留答疑解惑,时不时打开自己的蜂箱做示范工具,一把老骨头经常顾不上酸痛。

  

  黎老希望村民们好好珍惜机会,争取让这些小蜜蜂为贫困户们赚点小钱,脱贫致富,也希望传、帮、带出一批年轻蜂农,后继有人。

  空谷幽兰世外人

  黎老年轻时经历过 cultural revolution 的 violent era,也在喧闹市井做过不少行当,也曾灯红酒绿、纸醉金迷、甚嚣尘上。

  

  黎老年青时登八达岭长城的老照片

  “我年轻的时候脾气暴躁、火气很大。四十几岁时开始养蜂,二十多年来,才慢慢变温和。小蜜蜂磨炼了我的心性,要细腻、烦累、辛苦,才能养活它们。虽然没少被蜇被咬,每天取蜂巢板都要轻拿轻放,细细检查蜂群,磨练耐心,我的性格也慢慢变得斯文、沉静、平和下来。”

  

  转眼头发已苍苍

  最近两年,黎老年纪上来了,冬天不再雇车外出追花了,默默守着中南付河公路旁的蜂场,不玩手机,不问世事,宛如一名隐士。

  黎老生活智慧颇高,识人、判事自有章法,只是点到、不愿说破而已,“人各有机缘。修心即修道。”

  黎老后来娶的这位伯母也是一位妙人,会造酒,会酿醋,厨艺精美,勤恳谦让,温柔体贴,甚得黎老欢心。

  家居绿水青山畔,人在春风和气中。

  红尘一梦长,人间多少年。

  “你看,那天上的白云聚了又散,散了又聚。人生起起伏伏也是这样啊……”黎老喝着清冽的果酒,娓娓地说。

  红尘里的老人

  我曾见过90多岁的老教授,退休后自己学习使用电脑,因为他们年轻时学的外语是俄语,还向我请教“Ctrl+V”的英文词语;

  我曾接触过78岁的老婆婆,喜欢追韩国爱情电视剧,随着剧情乐呵呵笑,或悲伤难过,还热心地告诉我:“韩国人称呼哥哥叫‘欧巴’~,叫姐姐‘欧尼’~~”

  75岁的企业家任正非心胸宽广,为5G网络建设、芯片制造不遗余力;

  年过古稀的音乐创作人陈彼得仍然谱写新曲、演唱不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