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台青年网

幼师科举行舞蹈教学汇报暨家长会

时间: 2020-06-27   查看: 743   来自: www.ytyouth.org


20世纪70年代,为了控制人口过快增长,缓解人口与经济社会、资源环境的紧张关系,中国开始全面实施计划生育。1982年9月,中国共产党第十二次全国代表大会确定实行计划生育为基本国策,并于同年11月写入新修订的《宪法》。

二孩全面自由化政策的效果预计最早将在2026年显现。

30多年后,中国人口发展出现了重大转折。总人口的增长势头明显减弱,老龄化程度不断加深。

2013年11月,十八届三中全会审议通过《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提出坚持计划生育基本国策,启动实施独生子女政策。

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许多专家认为,第二个孩子的完全自由化不会带来出生率的急剧上升和人口的急剧反弹。同时,该政策只能缓解老龄化等社会问题,预计老龄化最早将于2026年出现。

焦点1

出生率会急剧上升吗?

不会导致出生率飙升;婴儿潮可能会发生在2017年。

人口专家、携程网创始人梁建章告诉《新京报》,由于积累效应,生育完全放开后的头几年,生育数量会反弹,但范围有限。

他认为,根据最宽松的估计,反弹高峰期的出生人数也远低于20世纪90年代初的水平。

“只生两个孩子”的政策在我国已经实施。官员们曾预计这项政策每年将增加约200万人。然而,梁建章估计,当国家创业政策达到平均一年时,全国申请人数将只有105.4万,新生儿人数将远远低于105.4万。这远远低于官方的预期。

例如,去年6月初,中国人口最多的省份河南正式实施了“独生子女”政策。截至今年5月31日,河南省已经受理了个独生子女申请,其中人出生。在浙江,2014年实际出生人口超过1.6万人,远低于预期的8万人。

南京大学社会学系的陈友华教授认为,“一个人生两个孩子是一个很好的实验,这证明人们并不热衷于生育。因此,即使在全面实施二孩政策后,人口增长也不会失控。”

人口专家、福建省统计局人口普查中心副主任姚也认为,放开“二孩”不会导致出生率的大幅上升和人口的大幅反弹,因为社会转型对生育率的影响更大。从农业社会到工业社会,生育率下降是必然趋势。

梁建章说,根据实施一年多的“二孩政策”的实际效果,每年新增几十万个婴儿。据估计,中国可能有5000万至6000万20至40岁的育龄妇女符合这一政策。受全面二孩政策的影响,预计未来每年平均新增儿童约250万。

黄,美国霍普金斯大学的人口统计学家和生物统计学博士,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第二个孩子全面出生”将每年增加300-800万人口,估计中值为500万。生育高峰可能出现在2017年。

南京大学社会学教授陈友华认为,这项政策实施后,每年新增人口不会超过600万,而中国的出生人口总数不会超过2400万。

有近1亿对夫妇。

梁建章认为,中国大约有5000万到6000万20岁到40岁的育龄妇女符合这一政策。此前,全国有1000多万育龄妇女受益于“独生子女”政策。

梁建章说,中国的生育率已经是世界上最低的了。根据中国的性别比和女性存活率,每对夫妇n

此前,许多学者指出,中国人口变化的最大挑战是快速老龄化。同时,“未富先老”的特征也是显而易见的。这将严重影响未来的经济发展和社会创新能力。

最近,中国社会科学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所长张彻为他的专栏列出了一组数据:2015年中国60岁及以上人口将达到2.22亿,占总人口的16.16%;2020年,2.56亿,占18.28%;2030年为3.72亿,占26.39%;2040年为4.41亿,占32.11%。到2050年,将达到4.92亿,占37.88%。

张彻尾认为,第二个孩子的出生不会改变人口的基本状况,但会有助于缓解人口老龄化,改善未来的劳动力供给。即使二孩政策立即得到全面实施,中国的人口老龄化和劳动年龄人口的下降也不会有根本的改变。但是,如果调整政策能够带来一定的生育水平反弹和出生人数增加,将有助于改善人口结构,促进人口的长期均衡发展。

姜维平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总的来说,第二个孩子不会给近期的人口状况带来任何明显的变化。在接下来的10到15年里,这项政策的影响将逐渐变得清晰。

陈友华认为,政策调整将使更多的家庭有两个孩子,出生人数将增加。然而,它只能减缓老化过程,不会改变这一趋势。

焦点3

这项政策需要多长时间才能生效?

它应该基于“一个孩子,两个孩子”政策的执行过程。首先,应该修改法律。

国家卫生和计划委员会下属的中国人口与发展研究中心主任姜维平对《新京报》表示,在地方人大修改地方法律之前,这项政策的全面实施不会有结果。

姜维平告诉记者,全面放开二孩政策的实施应参照“独生子女二孩”政策的实施过程。他强调有一个先修改法律的过程。

2013年11月,中国共产党第十八届中央委员会第三次全体会议决定推出“独生子女”政策。同年12月,国务院向全国人大常委会提交了《关于调整和完善生育政策的议案》。12月底,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了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的《关于调整完善生育政策的意见》号文件。

《意见》规定了各地“独生子女两个”的实施方案。首先,各省(区、市)政府制定实施方案,然后报国务院主管部门(即国家卫生计生委)备案。此后,省人民代表大会或其常务委员会修订了地方性法规。

例如。这造成了不同地区政策出台之间的时间差。例如,2014年1月,浙江、安徽和江西率先推出了“一胎两胎”政策。从3月到6月,大多数省份集中实施了这项政策。9月,该政策得到全面实施。

在政策实施之前,对待“抢匪”的方式也有所不同。

对于在两种情况下出生的人,单个家庭只需按要求重新提交《生育证》。

在修正案颁布之前,如果一对单身夫妇非法生育第二个孩子,应该以批评和教育为基础,原则上不应实质性地处理。

焦点4

社会资源能应付吗?

它将加强妇幼保健和幼儿园等公共服务的供应。

中国现有的医院病床和幼儿园能否应对实施后的全面二孩政策?

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许多专家表示,中国目前的社会资源足以应对政策调整后的生育状况。没有必要担心这个问题。

南京大学社会学系的陈友华教授说,中国每年新增人口超过2900万。在第二个孩子完全自由化之后,每年将会有数百万婴儿出生,这将不会增加

人口专家、国务院顾问马丽也表示,各省医院都在采取积极措施应对即将到来的生育高峰,许多地方都在积极准备床位和各种资源。

与此同时,由于抚养孩子的费用增加和生育观念的改变,人们对生育的普遍愿望降低了。对此,许多专家呼吁政府采取各种措施鼓励生育第二个孩子。

马莉认为,政府应该制定一个令人鼓舞的政策,例如,原来的9年制义务教育可以调整到12年,因为目前社会的生育愿望不是很强烈。教育成本的下降大大降低了抚养孩子的成本。12年义务教育进一步提高了儿童的素质,这也决定了国家的劳动生产率和经济社会发展。

北京登陆

北京卫生规划委员会

基层助产能力不会有太大压力。

碎片。

在回答北京医院床位的情况时,他说,北京基层的助产能力不会承受太大压力。“本市的妇产科和产科部门应对需求没有问题,但这并不意味着特定单位会有特殊情况。”

当被问及“第二个孩子”的释放是否会给北京带来婴儿潮时?负责人认为有生育的压力,“但从两个孩子的情况来看,公民会理性地把握机会。”

北京市卫生计生委近日公布的统计数据显示,截至9月30日,北京市“独生子女”的申请数量和许可数量分别为例数和例数。自去年2月21日北京正式实施“独生子女”政策以来,“独生子女”的申请数量从去年的不到3万份稳步上升。

根据对已取得证书的育龄妇女年龄组的分析统计,31-35岁的比例最高,占证书总数的56.69%。其次是26-30岁,占23.64%。此外,8334例(7.22%)年龄在36至40岁之间。

消除疑虑

第二个孩子被释放后,哪些政策将被调整?

第二个孩子的完全自由化是中国人口和计划生育政策的又一次重大调整。《人口与计划生育法》和其他与人口和计划生育政策有关的法律以及“一票否决制”和社会抚养费是否会有任何调整?《新京报》记者昨天采访了专家。

《计划生育法》与全面二孩不冲突

第一,你可以要求安排第二个孩子的出生。

在第二胎完全自由化之后,是否需要修改上述法律规定?

国家计生委专家梁在接受《新京报》采访时表示,《人口与计划生育法》强调“促进一对夫妇生育一个孩子”,而五中全会提出“全面落实一对夫妇生育两个孩子”。从法律角度来看,两者并不矛盾,也没有修改法律的紧迫性。然而,考虑到法律的严格性,《人口与计划生育法》确定了国家计划生育政策的一般原则,仍然有必要纳入"普遍第二个孩子"。

“计划生育一票否决制”不会被废除。

计划生育作为一项基本国策确立后,湖南省常德市于1982年率先实行计划生育“一票否决制”,并取得了良好的效果。随后,“计划生育一票否决制”在全国实施。

第二个孩子完全放开后,是否应该取消“计划生育一票否决制”?

梁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虽然中共中央五中全会提出了“普及二孩”,但也强调“坚持计划生育的基本国策”换句话说,计划生育仍然是基本国策,这一点没有改变。唯一的改变是允许一对夫妇生两个孩子。在计划生育是一项基本国策的前提下,“一票否决制”不会被废除。

中共中央三中全会推出“独生子女”政策后,李斌、戴秉国

案件(征求意见稿)已经公开征求意见,这再次引发了关于保留或取消社会抚养费的争议。有人认为,社会抚养费应该取消,因为反复非法征收,截留和挪用资金等。有些人也认为应该通过立法来完善。

中共中央五中全会提出“全民二孩”后,社会抚养费再次成为争论的焦点。

梁认为,目前取消社会抚养费仍不合适。“计划生育仍然是一项基本国策,而实施“普及二胎”并不等于普及自由化,因此生育权仍然受到限制。在这种背景下,为了维护国家政策的严肃性,必须对编外行为采取强制性惩罚措施。”

只生一个孩子仍然应该得到奖励。

自1982年以来,中国对独生子女家庭实行每月元的奖励政策。中共中央三中全会推出“独生子女”政策后,这一激励政策成为质疑的焦点。

在去年的全国两会上,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委员、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莫言提交了一份提高独生子女费的提案。后来有媒体报道说,30多年后,许多省份的独生子女津贴标准仍然是每月5元。许多年轻夫妇从未获得过独生子女津贴。钱去哪里了?

在中共中央五中全会提出“全民二孩”后,独生子女费引发了另一场讨论:继续生一个孩子的夫妇还会享受独生子女费奖励吗?

梁告诉《新京报》记者,“计划生育是一项基本国策,这一原则没有改变。只要国家计划生育政策继续实施,就应该有奖励和惩罚。《人口与计划生育法》规定,国家将按照规定奖励实行计划生育的夫妇。那么,只要家庭符合国家计划生育政策,他们就应该得到奖励。国家允许生育两个孩子,生育一个孩子的家庭没有违反计划生育政策,今后应继续享受奖励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