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台青年网

幼师科举行舞蹈教学汇报暨家长会

时间: 2020-03-14   查看: 952   来自: www.ytyouth.org


  2019 人类调研所

  “我发誓,这辈子只爱你一个人。”

  看着石峪和刚认识5个月不到的女人拍的婚纱照,籽晓脑袋里一直回响着这句话。这句从大学起,她就一直受用的话。 籽晓和石峪是大学同学。开学那天,籽晓一个人拖着比她还大的行李箱和行李包,狼狈的不知道新生报道去哪个方向时,是石峪主动上前帮了她。阳光下,籽晓抬头看着那个肤色略黑、五官周正,眉宇间隐约透着一丝英气的男生,觉得从未有过的晕眩。后来,故事的发展少不了上帝制造的巧合。籽晓发现石峪也是刚报道的新生,和她刚好在一个班,连宿舍都只隔着一条街。

  

  最重要的,是石峪是那届新生中成绩最优异的一个。除了专业知识过硬,石峪还对很多学科知识有深入了解和研究。比如天文,比如音乐,比如写作.....主角光环一点点累积,籽晓知道,她喜欢上石峪了。幸福要靠自己争取,这是籽晓从小到大的人生信条。所以她从小知道用双百分换洋娃娃,用做家务换零用钱,长大后用大学录取通知书换忙碌的父亲常回家....爱情,也是一样。 籽晓毫不吝啬自己对石峪的喜欢,在食堂给吃全素的他加鸡腿,临考前每天去图书馆给他占位。石峪不是不知道她的喜欢,只是一时间不知如何回应。直到身边的同学都知道籽晓想做石峪的女朋友,并且默认了这件事。籽晓把石峪约到图书馆后的小桥上,问他怎么想。

  

  石峪挠了挠脑袋,“其实,开学第一天看到你的第一眼,我就喜欢上你了。”

  月光下籽晓看着石峪,觉得自己仿佛灰姑娘被施了魔法,遇见了王子。

  要有多幸运,她喜欢的人刚好也喜欢她?

  她知道,所以更要努力把握。 那场恋爱几乎花光了她全部力气。她陪他一起泡图书馆,早上一起晨跑,寒暑假一起打工,研究他喜欢的乐团和流星雨,甚至列好了毕业后要一起去的地方....石峪说没钱,籽晓说我们一起赚。石峪说他没那么好,籽晓说,我就是觉得你好,谁都比不上的好。石峪笑了,依然不好意思的挠挠头。有很长一段时间,籽晓觉得他们一定会结婚,白头偕老。因为没有人比她更适合石峪,知道他什么时候皱眉是思考,什么时候是生气或胃痛。了解他所有的喜好,照顾他的情绪,给他想要的独处空间。尽管所有人都觉得她爱石峪多过对方爱她,但她不在乎。两个人,如果非要有一个人付出多一些,她愿意。

  籽晓哭着问石峪:能不能不去?石峪:我努力奋斗都是为了你,为了我们的将来。籽晓:可没有你,我感觉不到将来。石峪:别胡思乱想,再过两年,攒够了首付我们就结婚。

  可他真的结婚了,和另外一个女人。看着他朋友圈的婚纱照,籽晓觉得浑身的血液仿佛在倒流,复杂的情绪从心脏蔓延至眼角,终于变成大颗大颗的眼泪滚落。半年前,石峪和她已经渐渐形同陌路。发现他时常在视频时和合租的女生聊天,她问过,不止一次。他说,我跟她真的没什么,只是朋友。然后他开始不接电话,信息不回,解释总是千篇一律的,我刚刚在开会、手机没电了。籽晓知道,她的爱情,没了。

  

  分手,甚至没见一面。视频中,石峪说她是个好女孩,是他不好,配不上她。籽晓冷笑着,努力克制眼泪和鼻酸。

  籽晓:“你不是发过誓,这辈子只爱我一个人?”石峪:请你相信,当时发誓的我是真诚的。籽晓:所以现在,只是狗屁?石峪:如果你这样想,我也没有办法。籽晓:你不是说和她只是朋友?不是说攒够了钱回来娶我?不是说努力都是为了我?石峪:对不起,没能做到。

  那天,籽晓一个人喝了6瓶啤酒。醉倒在那间他们曾一起住过的出租屋,三年,房租涨了三遍,她一直舍不得退租。看到石峪的婚纱照的瞬间她恍然大悟,那个对自己说这辈子只爱你一个人的男人,属于别人了。“撒谎,你还是爱上别人了。”籽晓发誓,这是她最后一次为他流泪。

  “我发誓,这辈子只爱你一个人。”

  看着石峪和刚认识5个月不到的女人拍的婚纱照,籽晓脑袋里一直回响着这句话。这句从大学起,她就一直受用的话。 籽晓和石峪是大学同学。开学那天,籽晓一个人拖着比她还大的行李箱和行李包,狼狈的不知道新生报道去哪个方向时,是石峪主动上前帮了她。阳光下,籽晓抬头看着那个肤色略黑、五官周正,眉宇间隐约透着一丝英气的男生,觉得从未有过的晕眩。后来,故事的发展少不了上帝制造的巧合。籽晓发现石峪也是刚报道的新生,和她刚好在一个班,连宿舍都只隔着一条街。

  

  最重要的,是石峪是那届新生中成绩最优异的一个。除了专业知识过硬,石峪还对很多学科知识有深入了解和研究。比如天文,比如音乐,比如写作.....主角光环一点点累积,籽晓知道,她喜欢上石峪了。幸福要靠自己争取,这是籽晓从小到大的人生信条。所以她从小知道用双百分换洋娃娃,用做家务换零用钱,长大后用大学录取通知书换忙碌的父亲常回家....爱情,也是一样。 籽晓毫不吝啬自己对石峪的喜欢,在食堂给吃全素的他加鸡腿,临考前每天去图书馆给他占位。石峪不是不知道她的喜欢,只是一时间不知如何回应。直到身边的同学都知道籽晓想做石峪的女朋友,并且默认了这件事。籽晓把石峪约到图书馆后的小桥上,问他怎么想。

  

  石峪挠了挠脑袋,“其实,开学第一天看到你的第一眼,我就喜欢上你了。”

  月光下籽晓看着石峪,觉得自己仿佛灰姑娘被施了魔法,遇见了王子。

  要有多幸运,她喜欢的人刚好也喜欢她?

  她知道,所以更要努力把握。 那场恋爱几乎花光了她全部力气。她陪他一起泡图书馆,早上一起晨跑,寒暑假一起打工,研究他喜欢的乐团和流星雨,甚至列好了毕业后要一起去的地方....石峪说没钱,籽晓说我们一起赚。石峪说他没那么好,籽晓说,我就是觉得你好,谁都比不上的好。石峪笑了,依然不好意思的挠挠头。有很长一段时间,籽晓觉得他们一定会结婚,白头偕老。因为没有人比她更适合石峪,知道他什么时候皱眉是思考,什么时候是生气或胃痛。了解他所有的喜好,照顾他的情绪,给他想要的独处空间。尽管所有人都觉得她爱石峪多过对方爱她,但她不在乎。两个人,如果非要有一个人付出多一些,她愿意。

  籽晓哭着问石峪:能不能不去?石峪:我努力奋斗都是为了你,为了我们的将来。籽晓:可没有你,我感觉不到将来。石峪:别胡思乱想,再过两年,攒够了首付我们就结婚。

  可他真的结婚了,和另外一个女人。看着他朋友圈的婚纱照,籽晓觉得浑身的血液仿佛在倒流,复杂的情绪从心脏蔓延至眼角,终于变成大颗大颗的眼泪滚落。半年前,石峪和她已经渐渐形同陌路。发现他时常在视频时和合租的女生聊天,她问过,不止一次。他说,我跟她真的没什么,只是朋友。然后他开始不接电话,信息不回,解释总是千篇一律的,我刚刚在开会、手机没电了。籽晓知道,她的爱情,没了。

  

  分手,甚至没见一面。视频中,石峪说她是个好女孩,是他不好,配不上她。籽晓冷笑着,努力克制眼泪和鼻酸。

  籽晓:“你不是发过誓,这辈子只爱我一个人?”石峪:请你相信,当时发誓的我是真诚的。籽晓:所以现在,只是狗屁?石峪:如果你这样想,我也没有办法。籽晓:你不是说和她只是朋友?不是说攒够了钱回来娶我?不是说努力都是为了我?石峪:对不起,没能做到。

  那天,籽晓一个人喝了6瓶啤酒。醉倒在那间他们曾一起住过的出租屋,三年,房租涨了三遍,她一直舍不得退租。看到石峪的婚纱照的瞬间她恍然大悟,那个对自己说这辈子只爱你一个人的男人,属于别人了。“撒谎,你还是爱上别人了。”籽晓发誓,这是她最后一次为他流泪。